新闻资讯

许敬之坐回座位上

点击量:151   时间:2020-06-05 08:22
“操你妈的,看错人了。”翻天狗收起枪,跑过去一脚将朱七踢了个倒退。许敬之连忙喝道:“翻天狗,算了,他们也没把我怎么样,让他们走。”许敬之对黑道上的这些打打杀杀,本来就不是有很大的兴趣,再说自己确实没受什么损失,觉得没必要让对方被搞成这样,再说了,自己和朱七一无瓜葛、二无仇怨,兴许真是那家伙看走了眼。“还不快滚,以后把你那双眼睛放亮点。”皇老三大声骂著。朱七这才连滚带爬的跑出小胡同去,但是这一路跑出来,胡同里全是皇老三带来的人,免不了有人骂骂咧咧的伸手伸脚,让朱七带著一身的伤,一边跑、一边暗自骂道:“唐勇杰你这条死狗,我操你十八代祖宗!”“你们都回去吧!”许敬之看著落荒而逃的朱七的背影,对皇老三等人说道。“哎,老大,你可把我们吓了一跳,我还以为你又遇见什么妖魔鬼怪了,这几个人你……”“好了,好了,不说了,你们先回去吧!有什么事以后再给你们解释。”许敬之生怕翻天狗说出些不该让黄家圣知道的事来,连忙打断了他的话,朝皇老三挤了挤眼;皇老三顿时明白过来,拉著翻天狗就往外走。等一群人走得只剩下许敬之和黄家圣两人,许敬之随口说道:“我们也走吧!”黄家圣满脸崇拜的看著许敬之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满心兴奋的跟在许敬之后面,走出了胡同。回到教室,许敬之坐回座位上,吃过午饭的同学们,三三两两的都进了教室。唐勇杰也进来了,不时的盯著许敬之和黄家圣看,彷彿在他们脸上发现了宝藏一样。黄家圣看到唐勇杰的样子就来气,忍不住骂道:“盯著你爸爸看什么?”唐勇杰出奇的没有做任何表示,只是嘴里嘀咕著又转过脸去了。经过这两件事后,许敬之对女人出奇的冷静,看见女人再也不用眼光去打量了,就跟没看见一样。倒是刘莉倩发现许敬之对女生越来越高傲,还对这个人产生了些兴趣。高考一天天逼近了,这段时间里,大家都忙著准备自己的考试,许敬之倒是利用卷轴上发现的一种迅速记忆的方法,废寝忘食的将书本上的东西,全部死死的搬进了自己的脑海里。有了天书卷轴的帮助,许敬之的高考很顺利的完成了。黄家圣的高考也很顺利,在考试的时候,他不经意的就发现自己脑海里多了些答案,还以为是老天眷顾他,发誓考试完了过后,要去庙宇里拜祭、拜祭菩萨。考试完后的轻松感若扑面的春风,席卷在这些奋斗了十多年的学生们身上。全班同学在一边填志愿的时候,一边商量著去郊外野营一次。大部分同学都支援这个观点,只有少部分对自己高考不满意的同学无心参加。六月的骄阳拚著老命放出烈光,将整个大地炙烤的滋滋作响。但这如火的骄阳,永远挡不住少年人青春的心。许敬之一个班六十几人,来了四十多人,大家一齐向岳麓山进发。当然这种旅游少不了黄家圣,有了黄家圣,许敬之就算是不想来,整天被他像苍蝇在耳边来回嗡嗡吵烦,也不得不来。唐勇杰也来了,李云希也来了,刘莉倩也来了。许敬之看到唐勇杰和李云希一起,反应再没有以前那么强烈,那一顿打也把唐勇杰打得够呛,算是扯平了。不过自从被李云希伤害以后,许敬之对所有的女人几乎都提不起兴趣来,包括对刘莉倩。所以这次出游对许敬之来说,毫无半点意思,对黄家圣来说,能摆脱女朋友的势力范围,和众多女人一起游山玩水,自然是高兴的合不拢嘴。许敬之面无喜色的跟在黄家圣身边,彷彿一具尸体般。黄家圣一边调侃身边的女同学,一边趁机大揩油水,玩的自然是乐翻了天,倒是没时间太在意许敬之的情况。傍晚的夕阳红透了半边天。在岳麓山找到一个宽大的草坪,大伙儿都吵嚷著今天晚上不回去了,四处搜集柴火要举行营火晚会。事情一定下来,每个人就忙碌起来,都去找寻柴火去了。黄家圣把许敬之一个人扔下,自己带著班上的三、四个女生窜进了丛林里。许敬之只有苦笑著自己一个人独自行动,这找寻柴火的事,他也不是第一次做,以前在乡下的时候,就经常和自己的表兄、表弟们一起上山玩耍。“哇,看不出来你倒是蛮在行的啊?”刘莉倩黄莺般的声音,传入许敬之的耳朵里,让他心神为之一颤,随即又回过神来,看了一眼刘莉倩身边居然没有旁人,心潮刚一激动,但是一想到李云希,再想到上次碰见刘莉倩和唐勇杰在一起的事情,气不打一处来,冷冷的回答道:“习惯了。”说完又做他自己的去了。刘莉倩今天穿了件白色小背心,突显出胸部更加完美,透过背心,能依稀看见里面黑色的胸罩,让人爽心不已,下身的短牛仔裤几欲到了大腿根部, 管家婆内部精选资料更是让人血脉膨胀。若是在以前, 白小姐内部精选免费大全许敬之看见她这身打扮, 白小姐精选六肖中特恐怕鼻血都要喷出来,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不过现在的许敬之,只会觉得眼前的女人很淫荡。刘莉倩看见许敬之不太理睬自己,随意的一笑,也不多说话,就在许敬之的旁边拾掇起柴火来。许敬之也不理会她,自己捡自己的,一边捡、一边移动步伐。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,许敬之已经怀抱了一大捆柴火,斜眼看见身边的刘莉倩也拾了许多,淡淡的说道:“走吧!”“你终于会说话了,我还以为你变成哑巴了?”刘莉倩说著,瞪著一双诱人的双眸看著许敬之;许敬之的心再次怦然一跳,随即又恢复了平静,也不再说话,迈开步子向聚会的草坪走去。谁知道两人拾掇了半天的柴火,竟然都忘记了看路,走著、走著,竟然不知道是走向了哪里,这大山里的丛林本来就有些恐怖,加上天已经黑了下来,更是怕人。许敬之发现路不对,这才停下来,回头看了看身后浑身有些发颤的刘莉倩,说道:“我们可能迷路了。”“喀嚓!喀嚓!”刘莉倩手中的柴火顿时掉在地上,发出一连串的响声。“不……不会吧!我们应该离大本营不远啊?”刘莉倩的声音颤抖起来。许敬之抬眼四处张望,最后长叹一口气,说道:“没办法找到回去的路了。”“这……这……”刘莉倩颤抖著声音,流露出无边的恐惧,突然两步赶到许敬之身边,小声责怪道:“都是你,拾个柴火也不看著路,现在好了,怎么办啊?”许敬之听到这责怪,立即发出一声冷哼,说道:“我有叫你跟著我吗?自讨苦吃。”“你、你……你不是男人。”刘莉倩本来就害怕,加上被许敬之这一顿抢白,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。许敬之看著刘莉倩哭了出来,这才心软了下来,低声说道:“好了,算我错了,别哭了,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找路吧!”“这还怎么找,天都黑了。都是你,连个路都找不见,真是没用的东西。”刘莉倩满是责怪的娇声呵斥著。若是换在以前,许敬之此刻心里一定跟灌了蜂蜜一样的甜,但是自从李云希的事情后,他对女人都看得很淡了,甚至有时候是厌恶。现在看见刘莉倩无端端的抱怨自己,新闻资讯心里的火气不打一处来,厉声喝道:“那你就在这里等著吧!”说著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。刘莉倩顿时“哇!”的大哭了起来。这哭喊声让许敬之心里再次软化下来,又走了回来,扔掉手里的柴火,一把拉过刘莉倩的手,冷冷的说:“跟著我。”刘莉倩先是一愣,再感觉到许敬之牵著自己的手,心里极力的想挣脱,但是又怕许敬之将她一个人扔在这里,只好任凭他拉著了。感觉到入手的柔嫩,许敬之心神一荡,又立即回过神来,心里喝骂自己道:许敬之你他妈的还是不是男人?明知女人都不是他妈的好东西,还动什么心啊?骂过之后,许敬之心里平静了下来,拉著刘莉倩的手,也感觉自己彷彿是拿著块木头一样,无心多想,便朝前走去。突然,许敬之感觉到前方有阴怨之气,心里一紧,明白这晚上大山里面,鬼气是难以避免的,低头在刘莉倩耳边说道:“跟紧一点,有不乾净的东西。”“什……什么?”刘莉倩大吃一惊,她不明白许敬之所说的不乾净的东西是指什么,全身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,眼眶中的泪再次翻涌而出。“好了,哭够了没有,女人真他妈的麻烦。”许敬之再次听到刘莉倩的哭声,禁不住低声骂了一句。刘莉倩这一下懵住了,从小到大,自己从来没被人骂过,即便是自己父母,也没有对自己说过一句重话,今天居然被一个其貌不扬的男生骂了。于是她立马止住了哭,用力挣脱了许敬之的手,冷声道:“我不要你管了,你走吧!让我死在这里算了。”许敬之一愣,才知道自己说的话,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实在是太重了,这才改了口气,柔声说道:“好了,刘莉倩,是我不对,我向你道歉,对不起。”“谁要你道歉,你给我走啊!”刘莉倩受到如此大的侮辱,也顾不得场合,大声喊了起来。许敬之顿时感觉到一股股阴气扑面而来,也不理会刘莉倩愿意与否,一把将她搂在怀里,低声喝道:“刘莉倩,不要耍脾气了,现在不是耍脾气的时候,有脏东西来了。”“什么东西?你这人尽会吓唬人,什么脏东西。”刘莉倩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一边出口反驳许敬之,一边极力想从许敬之的怀抱中挣扎出来,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,许敬之全力将她抱在怀里,她怎么可能挣扎得脱。“色狼,你这个色狼,算我看错你了,我还以为……”刘莉倩一边挣扎,一边大哭起来。许敬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更加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女人,全神贯注的盯著眼前阴鬼气息扑来的地方。顿时,阴气越聚越浓,空气扭曲著,让人感觉到窒息。刘莉倩似乎感受到了不一般的气息,也不哭叫、挣扎了,双眼大睁的看著前方。许敬之摸了摸怀里的卷轴,心里稍稍宽慰下来,鬼见得多了,自然也就不害怕了。感受到鬼气越来越浓,许敬之低声问道:“是什么东西?”刘莉倩以为许敬之是在问她,颤抖的声音说道:“我、我……我怎么知道?”突然,刘莉倩听到另一个女声回答道:“不好,是独角鬼王!”许敬之连忙从怀中掏出卷轴,卷轴感受到逼人的阴气,顿时散发出金光。刘莉倩被眼前的景况吓的傻了,一动不动的在许敬之怀里,双眼呆滞的盯著前方。“嗷!”天地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,刘莉倩看见眼前一个拖著长长舌头,长著一只角,满面脓水的怪物,从半空中飘飞而来,顿时吓晕了过去。许敬之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,拿著卷轴的手开始有些颤抖,对方毕竟带有王字,以前从电视里看到的那些什么什么王的鬼怪,全身的力量是无穷恐怖的。“那怎么办?”许敬之顿时没了主意,看著缓缓迫近的鬼王,问道。小红顿时显出身来,说道:“看来只有我去跟他谈谈条件?”“谈条件?跟鬼王也有条件可谈?”许敬之诧异的问。“这种山间鬼王,是那些不慎落入山崖的人,死后的灵魂形成的,因为实体已经粉碎,加上又是在野外,若是无人发现他们的尸体,为他们收尸的话,他们就积聚山上的灵气,逐渐修炼为鬼魂中最可怖的一种形态,这些鬼魂中,若有千年老鬼,便会成为当地名符其实的鬼王。“但是因为阎罗殿的生死簿上,对这种无人收拾的鬼魂少有记载,就无法勾走他们的魂魄。九殿阎王曾经商量过此事,最终结论是因为这些鬼所在一般都是深山老林中,也不出来害人,世间上的人一般也不会到那些地方去。所以还是决定让他们就在这些地方修炼。等到他们修炼成鬼身虚影,便可能再次转入轮回。”小红快速的讲叙著这鬼王的来历。“原来如此,那看来他们并不是什么厉鬼了。”许敬之松了一口气。小红看著远处的鬼王只是在四周飘荡,也不过来,就继续对许敬之说道:“这种鬼魂一般都会藉著山灵气息修炼到鬼身虚影,以便再世为人,他们基本上不会杀伤无辜的性命,再加上若是他们杀伤无辜,只会加重自己的罪行,到时候即便是有鬼身虚影,也没有办法再入轮回。”小红顿了顿,说道:“正是因为这样,我才敢去跟他们谈条件。你还是先把天书收起来,看我们谈得怎么样,再做打算也不迟。”许敬之“嗯!”了一声,将天书卷轴放回怀里,看了看自己怀里昏迷过去的刘莉倩,心里闪过一丝愧疚,又抬头看著前面去了。就在此时,独角鬼王的身后又飘来很多小鬼。独角鬼王这才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,向许敬之飘飞过来。“鬼王好啊!”小红挡在许敬之身前,说道:“鬼王前来,恕小女子有失远迎。”“嗯?怎么你和这人待在一起的?难道他不怕你?”鬼王停止住了飘飞的身子,落在小红身前,口气低沈无比,语调中尽是诧异。“他是个好人,他答应过我,会帮助我探查我不知生死的女儿,所以小女子才跟著他的!”小红解释完,又道:“鬼王的虚影马上就要成形了,看来应该就在这数十年之内吧!”“哈哈!”独角鬼王笑道:“你这小娘子,倒是很聪明嘛,看出我虚影即将成形,不会妄杀生灵。”“哪里、哪里,鬼王是鬼界的大王,岂会对两个手无寸铁的小娃娃动手呢?”小红也笑著说。“手无寸铁?哼!”独角鬼王发出一声冷哼,说道:“那小娃娃手里拿的是什么?难不成是根稻草?我是不能妄杀生灵,可是你别忘了,我手底下不愿意再入轮回的小鬼一大把,就是他们一齐上,那小娃娃手上那东西能应付的了几个?”小红的心思被独角鬼王看破,连忙换了一种口吻说道:“鬼王如此人物,岂会和两个小娃娃一般见识,以后鬼王重投轮回的时候,小女子定当全力相助便是了,不知鬼王肯不肯放了他们两个。”独角鬼王仰面哈哈大笑,笑声中充满了恐怖的气息。

  原标题:固执己见不利于提高生存率 来源:原创

,,王中王中特免费公开资料选料

香港最准一肖中特玄机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