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式专区

他有一种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的感觉

点击量:158   时间:2020-06-05 14:43
走下飞机,许敬之仰面望了望蔚蓝的天,想著自己将会在这蓝天之下,见到自己的一个网友,心里莫名有些激动,或者那已经不能算是网友了。两个多小时的飞行,夜幕已经拉开,繁星点点之下的百色市,透露著醉人的美。许敬之漫步在这陌生的地方,心潮澎湃,他想先自己随便转转,再给纯情动人打电话;街灯闪耀出五光十色,街道上车水马龙,喧闹无比,迎面而来的夜风恍若少女的秀发,轻轻的吹抚在人的脸上,刹那间又消失殆尽,极尽妩媚的卖弄风情。“喂,陈思颖吗?是我,俗世清流,我现在在百色城澄碧湖这边,你能过来吗?”许敬之将手机凑在耳边,声音低沈的说。“你……你真、真的到了?那好,我马上过来。”手机那头传过来的声音,完全是一种不相信的语气,但是她还是说马上就过来。望著澄碧湖的湖水,许敬之心里感慨不已,他没想到自己还会来见网友,而且是不远千里的跑来,自我嘲讽的笑了笑,许敬之掏出怀里的天书卷轴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努力的说:“我会让你实现愿望的,因为我是俗世清流。”当那张白皙的瓜子脸,再次出现在许敬之面前时,他笑了,笑的很灿烂,因为这至少说明女孩是相信自己的。“哇,你真的来了?我、我……”陈思颖满脸惊讶的看著眼前的许敬之,脸上一副不能相信的神色,直到此刻,她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;但是她眼前所见到的,确实是一个真实的人,正是她上次骑著摩托车差点撞到的那个男孩,不!是男人。许敬之面带微笑,望著女孩,低声说道:“不错,我是来了,我是来帮你的。”陈思颖的泪,开始在眼眶里转动,漆黑的眸子里闪烁著晶莹的泪花,嘴里的声音竟然有些哽咽:“你……你,谢谢你。”说到最后无法再说话了,因为她眼中噙著的泪已经夺目而出。“你……你别哭啊!”许敬之在美女面前,显得有些笨拙,以前的他是那样,现在的他还是这样,他不知道该说的什么好,一时间手足无措,急的团团转,不知道该做点什么。陈思颖低著头哭了一会儿,抬起头看见许敬之惊慌失措的样子,忍不住噗哧一下笑出声来,接著用满含柔情的目光,打量了许敬之几眼,说道:“我们去吃晚饭吧!我相信你还没吃呢!你第一次来这里,我请你。”许敬之的心在剧烈的跳动,他感受到对方的目光,若冬日里的烈火,炙烤著他,他有一种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的感觉。陈思颖看著许敬之木纳而笨拙的样子,再次笑出声来,上前拍了拍许敬之,说道:“走吧,愣著干什么?你就不怕被风吹死?”许敬之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嗯,我们走。”两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走开了。在一家小店前,陈思颖停下了步伐,说道:“走,我们去这里吃饭吧!”许敬之完全傻掉了的模样,点了点头,跟著女孩走进小店里,两人面对面的坐了下来。“我们吃虾吧!澄碧湖里的大虾,在我们这里可是一绝哦!”她爽朗的询问许敬之的意见;许敬之木然的点了点头。“呵呵,你的样子好可爱哦,比我上次撞到你那时候可爱多了。”看著许敬之的模样,陈思颖忍不住笑著说道。“还说上次、上次,我……我看看你也被你骂。”许敬之听见她提到上次的事,稍微放开了些,回应著说。“都是你啦!上次那么看著人家,当然要骂你了,我哪里知道你是不是好人。”陈思颖娇嗔道。许敬之看到她这个样子,再次被她的容貌吸引住了,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一切,双眼直直的望著对面的陈思颖,看著她闪动的睫毛和火红的嘴唇,一时忍不住感慨道:“你……真美!”陈思颖愕然一下,脸上顿时升起朵朵红云,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娇嗔道:“还是那副样子。”许敬之这才回过神来,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连忙收拾起自己的样子, 香港管家婆一肖最准网站歉意的说:“对不起啊, 黄大仙一码必中特资料我……”“呵呵,没事的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陈思颖像是毫不掩饰自己的美般,大方说道。“哈哈!”许敬之听到这话,一下子就笑了开来,半开玩笑的说:“想不到世界上有比我脸皮还厚的人。”“你……”陈思颖听到这话,假装发怒道:“哼,不跟你玩了。”哈哈哈哈,两人同时大笑起来。俗世清流和纯情动人就这样拉近了距离。吃过晚餐,许敬之和陈思颖走在街道上,经过这场晚餐,两人说话的时候都完全放开了。“现在我们去哪里?”许敬之问道。“当然是回家啰1陈思颖闪亮的眼眸,望著许敬之说道:“我家里就我一个人,你晚上住我家吧!不过你要睡沙发才行,我家里只有一张小床,所以……就要委屈你一下啦1“我还是自己去酒店里住吧!去你家多不好,会影响你的……”许敬之说。“怎么?嫌沙发不好睡啊?那你睡床、我睡沙发好了,去酒店?那很浪费钱的,有地方不住偏要去花钱,你这人啊?钱多是不是啊?钱多给我,我正好没钱用。”陈思颖本是对许敬之这种态度表示不满而说的话,谁知道被许敬之误会成是她真的缺钱用。许敬之连忙掏出自己怀里的钱,递给眼前的她,低声说道:“我……我也没什么钱,你要是不嫌弃的话,就先拿去用!”“被你打败了!”陈思颖无奈的望著他,感慨道:“我终于发现世界上有一种动物比猪还蠢。”许敬之连忙堆起一脸的羞涩,问道:“你不会是说我吧?”陈思颖再次忍不住大笑起来,一边笑、一边喘息的说:“快把你的钱收起来,哎,遇到你这人,我终于明白了猪八戒为什么会当上天蓬元帅了。”“为什么?”许敬之满脸疑惑的问:“这跟猪八戒有什么关系啊?”“因为天下有你这么笨的人,所以玉皇大帝只好找猪去帮他做事了。”陈思颖大笑的看著许敬之,许敬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在美女面前,许敬之又恢复了他以往的笨拙。陈思颖家的房子很大,这是以前她和外婆,还有父母一起住的房子,自己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出国了,于是变成了她和外婆两人住,但是现在外婆去世了,弄得偌大的一个房子,只有陈思颖一个人住。“你晚上不怕吗?”许敬之坐在沙发上,端起陈思颖为自己打开的可乐,浅浅的喝了一口,公式专区很随意的问道。“怕什么?我自己的家里,有什么好害怕的,再说了,外婆会保佑我的。”陈思颖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,只是在一般人面前,很少表现出来而已,自从外婆去世后,她变的有些沉默寡言。姑父知道她外婆去世了,便想把她接到长沙去生活,但是去了半个月,陈思颖实在是无法习惯那里的生活,在她的苦苦哀求之下,姑父才答应了她一个人住在这里。她一边上班,一边自己准备研究所的考试,打算积攒些钱后,就去北京读研究所;父母给她寄回了很多的钱,但是她从来不动那些的一分一毫,她要用自己的钱,完成自己的愿望。许敬之随口“哦!”了一声,四下打量著房子,房子里的装饰不算很华丽,但是却很有格调、很清新,给人一种畅快淋漓的舒爽感,住在这种房子里,简直是一种享受。“你真的能帮我再见外婆一面?”陈思颖坐在许敬之身边,此刻的脸色变的严肃起来,满目期盼的问。“我说能就是能,你就放心吧!”许敬之毫不担心,毕竟他见的多了,所以也就没在意陈思颖严肃的眼神,目光依旧四处打量,手里端著的可乐不时的朝嘴边靠近。陈思颖看见许敬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心里满是疑问,拉过许敬之拿著可乐的手,将他手中的可乐罐子放回茶几上,郑重其事的盯著眼前的男人,问道:“真的可以吗?”许敬之这才严肃起来,看著面前一张美丽的面孔和璀璨美目,很肯定的回答道:“一定行。”“希望你没有骗我。”陈思颖依旧半信半疑的说。这种事对许敬之来说,已经没什么稀奇的了,但是对陈思颖来说,能再见到死去的外婆,不仅是不相信这种事,更认为是许敬之在给自己讲天方夜谭。这种人与鬼见面的事,你让她如何能轻易的相信?许敬之被眼前的美人所吸引,竟然不由自主的握住了陈思颖抓在自己衣袖上的手,紧紧的握著,目光坚定的说:“我是俗世清流,相信我,明天我就会让你见到你外婆的。”陈思颖被许敬之这大胆的举动,弄的双颊绯红,但是她还是没有抽开自己的手,因为她的心已经被许敬之的真诚,撞击的碎裂开来。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,和一个离奇的事,不远千里的赶来。陈思颖还能说什么?她只有感动,从许敬之的身上,她读懂了一个词:真诚!为了这份真诚,陈思颖没有理由不感动。两个人就这样对望著,此刻的许敬之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,平时见到漂亮女人就会脸红的他,终于完全放开了,这不仅仅是受到李云希的刺激,更是因为自己的心境已经完全放开了。男人在女人面前总会从笨拙走向大方,只是这需要一定的时间,是一个过程。“能、能放开……放……”陈思颖的声音,细的连自己都几乎无法听见。许敬之猛然回神,发现自己竟然握著陈思颖的手,连忙放开手来,吓得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什么,如果被误会了的话,那么自己本来不求任何所得的想法,岂不是会被抹上漆黑的一层吗?那自己不远千里而来是为什么?“对、对不起,我不是有……有心的。”许敬之满面羞赧的解释道。陈思颖生怕这样会影响到二人之间的对话,连忙说道:“没事、没事,我知道你的意思。”说完又爽朗的笑了笑,拍了拍自己坐下的沙发,继续说道:“今天晚上只能委屈你睡在这里了。”许敬之连忙回给她一个笑容,说道:“睡这里挺好的呀!这叫什么委屈啊?”“你这个人有时候挺傻的、有时候又很会说话,很会讨女孩子欢心,对了,你女朋友呢?你这样一个人来她放心的下吗?”陈思颖比许敬之大了几岁,看见眼前这个俊秀的男人,很随意的笑问道。许敬之一下子就变了脸色,心里出现李云希的影子,不停的扪心自问:她算是我女朋友么?她是自己爱的女人吗?“你怎么了?”陈思颖看著脸色突变的许敬之,连忙问。“我没有女朋友,你也不要在我面前提到女朋友这个词。”许敬之想到李云希,禁不住话语变的异常生硬。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的事,所以……”陈思颖不知道许敬之为什么变了脸色,但是她能想像得出,眼前这个俊秀而又真诚的男孩,一定是受到过什么刺激。许敬之听到陈思颖的道歉,才从对李云希的思念和愤恨中回过气来,也低声的说道:“对不起,我的语气吓到你了。”“没有、没有。”陈思颖连忙说道:“如果你累了的话,就睡觉吧!我也要去睡了。”陈思颖本是想问,关于自己怎么做才能见到外婆的事情,但是现在看来,是问不成了,只好建议大家都睡觉。“有酒吗?”许敬之突然问道。他本来是不爱喝酒的,但是现在,想到李云希、想到刘莉倩,想到她们都在唐勇杰的怀抱中待著,心里的怒气顿时翻涌而出,想借酒来忘掉这些烦恼。“我们家只有红酒。”陈思颖看到许敬之这样,知道是自己的话勾起了他的往事,一边说著,一边跑到另一个房间里,拿出了一瓶红酒,也不等许敬之说话,找来开瓶器和两个杯子,打开了瓶中的酒,倒进酒杯里,低声说:“对不起,让你伤心了,我陪你喝。”许敬之一句话也没说,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。陈思颖惊诧的看了他一眼,也端起酒杯喝光杯中的酒,又将酒倒满。许敬之同样什么话也不说,再次端起杯喝完酒。就这样,二人你一杯、我一杯,将一瓶红酒喝了个底朝天。两人都有些醉了,许敬之双眼死死的盯著空酒瓶,一字一顿的说:“还有吗?”陈思颖也没答话,又站起身来走进房子里,一会儿提著一瓶白酒过来,豪爽的说道:“今天高兴,再喝瓶白酒。”许敬之什么话也没说,默默的看著陈思颖开酒、倒酒,他现在的任务彷彿只是喝酒而已。醉了,醉的一塌糊涂。醉了的女人很美,醉了的男人很坏。醉了的男人和女人单独在一起,很难不出点差错。陈思颖靠在许敬之的肩膀上,嘴里呢喃著:“来,喝,我们喝光这瓶酒。”许敬之抱著陈思颖,回应著:“对,喝光它,今天我们不醉不归。”一对神智模糊的男女,一张宽大舒坦的床……

  不同权股将纳入恒指大改革拥抱新经济

原标题:魔兽世界:边打边拍还能闹出麻烦?谁让你两件不一起拍的

  新浪娱乐讯 近日,漫威电影《尚气与十戒传奇》导演德斯汀·克里顿分享了一张停拍前一晚的幕后照片,照片中导演和主演刘思慕、梁朝伟[微博]等同框。

,,一句玄机解一肖

香港最准一肖中特玄机网